站长网 >> 互联网 >> 南宁青年涉嫌杀害父母:疑似遭受家暴,同父母关系淡漠

南宁青年涉嫌杀害父母:疑似遭受家暴,同父母关系淡漠

2020-09-06 15:20:40 来源:594站长网 作者:594站长网 我来投稿
广西民族大学校园北部的宿舍区,某栋教职工家属楼的第16层,一户人家深棕色的大门上面交叉张贴着封条,落款为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8月18日。
 
此前,南宁高新区警方通报称,8月10日晚接到报警,某学校宿舍楼发现一对夫妻已在家中死亡多日。经侦查,受害者儿子黄某阳有重大作案嫌疑,且已逃往国外。柬埔寨警方通报,8月17日逮捕一名中国籍黄姓嫌疑男子。
 
据此前报道,死者分别为广西中钧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某普和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陈某琴。
 
记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黄某阳性格较为孤僻,情绪不稳定。有黄某阳的初、高中同学表示,黄某阳中学时曾被父亲打骂,疑似遭受家暴。高中同学称,黄某阳曾向他表示过想杀了父亲。
 
9月4日,记者致电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核实上述说法及案件进展,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正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
 
嫌疑人黄某阳:性格孤僻,曾踢烂宿舍的门
 
 
记者多方了解到,嫌疑人黄某阳高中就读于南宁三十三中。该校一位曾教过黄某阳的语文老师表示,黄某阳在校期间“中规中矩”,按时交作业,不惹事,作文里也没写过太偏激的内容。还有任课老师回忆,黄某阳不爱说话,成绩不错,经常会上学校的成绩红榜,“但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地方。”
 
他的高中同学对他的评价也大致如此。多名同学向记者表示,黄某阳的形象比较模糊,在集体里没有什么存在感。
 
 
表面上,黄某阳和同学们保持着冷淡而和平的关系。同学们记得,在询问陌生人问题的时候,他都是先打招呼,确认对方的名字以及其他细节,再去做事情。即使他在心情最差的时候,也没有当面骂过人或说过粗鲁的话。
 
 
但有时,黄某阳又会爆发出激烈的情绪。一位高中室友说,他们宿舍和阳台之间有道塑料门,有几次黄某阳周末从家里返校,“一进宿舍就开始踢门,到最后门都被踹烂了。一开始还有人问他,遇到什么事情了,他的回答都是‘没什么’,后来就没人再问了。”
罗唯(化名)是黄某阳在三十三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多名同学口中黄某阳当时“唯一的朋友”。
 
罗唯说,黄某阳看似对周围的人不感兴趣,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有一次他跟另一个同学聊天打闹,后来黄某阳很认真地跟他说,内心觉得那个画面很温馨。“但是他不会让自己参与到这样的画面里,他觉得所有人都排斥他,都讨厌他,并且他自己也刻意地维持和周边人的距离,渐渐地大家也都不想主动接触他了。”
 
 
 
在罗唯的印象中,夜谈时,黄某阳曾聊过很多科学、科幻相关的知识。
 
 
当时,黄某阳喜欢美国的一支重金属乐队,这支乐队曲风比较狂躁,歌词也很极端,充满了暴力,里面有一些控诉世界黑暗面的内容。他对一位摇滚歌手玛丽莲·曼森感兴趣,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他儿时的一些黑暗和痛苦的经历。
 
 
罗唯注意到,有时,黄某阳会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个人想事情。时不时地,还会发出那种类似苦笑的、半笑半叹气的声音。
 
 
同学称黄某阳同父母关系淡漠
 
黄某阳的小学、初中同学小希(化名)告诉记者,黄某阳小时候并不孤僻,当时性格调皮、外向,和男孩子在一起玩闹,也经常笑得很大声。但不知何故,到了初中后,黄某阳变得话少了很多。
 
 
一位知乎网友告诉记者,自己和黄某阳是初中同学,均就读于广西民族大学附属中学。他表示,班上不少同学都是广西民族大学教职工的子女,“那个时候他被家暴、被打出血是我们全班都知道的事。”当同学们关心起黄某阳的家庭情况时,他表现得很抗拒,不想让人知道此事。
 
 
这名网友还表示,当时班主任也很震惊,“父母高教育背景居然也会出这种事”,还去找了黄某阳父母谈话。“当时以为班主任和他父母谈了也就没事了,直到今天看到这个新闻,才觉得可能很多事都是有因果的。”记者未能联系到初中班主任求证此事。
 
 
到了高中时,打骂行为还在持续。罗唯记得,黄某阳每个学期都有五六次会跟他说,他爸爸又打他了,但是他不敢还手,只能忍着。有一次黄某阳周末从家返校的时候,鼻子上贴着创可贴。他还说过,父亲暴躁起来还打过他的母亲。
 
黄某阳不止一次地提到对父亲的仇恨,还曾多次向罗唯表示,自己想杀了爸爸,当时罗唯只是把这当成气话。高三的一次周一返校日,黄某阳突然兴奋地告诉罗唯,自己终于不再默默挨打,而是敢跟爸爸还手了。“他一上来就说,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然后他带着胜利者的神态描述,他是如何在他爸爸打他的时候,‘一记勾拳打在了爸爸的鼻子上。’”一两个月之后的一天,黄某阳告诉罗唯,自从他上次反击成功,他爸爸就再也没打过他了。
 
南宁三十三中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学生们周末回家,平时会有不少家长来学校探望孩子,带些零食、衣物。黄某阳的家距学校七公里,车程在二十分钟左右。然而,高中时期,几乎没有同学见过黄某阳的父母来过学校。
高三临近毕业时,学校为毕业生举办了成人礼,要求所有的父母和孩子一起去操场参加仪式。那也是罗唯第一次见到黄某阳的父母,然而黄某阳躺在床上,拒绝和父母一起参加集体活动。
 
罗唯回忆,黄某阳的妈妈急哭了,边哭边说,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知道不合群、和父母不亲近是黄某阳一贯的特点,所以我当时对他妈妈这样的反应挺惊讶的,觉得他妈妈并不是很了解他,对他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很久之前他的某个成长阶段。”罗唯说。
 
而黄某阳的爸爸一直站在寝室门口,脸冲向楼外,没有进来。最后,黄某阳的妈妈连拉带扯地把黄某阳拽走了。
 
在罗唯的记忆里,黄某阳当时心情很不好,有些无奈。离开之前,黄某阳对罗唯有些沉重地说,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这些。
 
毕业离校的那天,罗唯又见到了黄某阳和父亲。黄某阳拿着行李,远远地跟在父亲后面。他把行李放到后备厢,父亲看也没看他一眼就坐进驾驶室了,两个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罗唯告诉记者,因为知道黄某阳的家庭存在问题,所以听说这件事时“没有感到很震惊”。但他认为,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杀父母是绝对不对的。杀人违反法律,杀害父母违背社会道德和传统孝义。“就算有一天亲情破灭,这种责任也是无法撤销的。”
 
来源:新京报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或作者投稿,不代表594站长网观点。
    论坛杂谈新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