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网 >> 资讯 >> 网贷十年:一场老赖、羊毛党、内鬼的狂欢盛宴

网贷十年:一场老赖、羊毛党、内鬼的狂欢盛宴

2017-08-22 15:38:29 来源:网贷之家 作者:黑宇白 我来投稿
  十年,只是六分之一甲子,在历史的璀璨星河中,宛若流星,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十年,亦是3653个白夜,在网贷江湖风雨征程中,偏若惊鸿,大到可以是一场狂欢盛宴。
  
  2007年开启了中国P2P网贷发展的元年。它不仅给投资人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财渠道,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服务也解决了民间的借贷问题,把陌生的借贷双方放到电脑的两端,一人有借贷需求和众人有理财需求进行完美对接。
  
  从借款人在平台发布借款需求到出借人进行投资,风控、信审、反欺诈、催收每一个环节都似乎固若金汤、牢不可破。但是金融市场是血腥的,资本的逐利性和人类的贪欲在网贷的发展过程中被演绎到极致,一场羊毛党、老赖、内鬼的狂欢盛宴开启!
  
  机关算尽的万恶老赖
  
  老赖指的是失信被执行人,泛指欠钱不还的人群。
  
  《人民的名义》中,蔡成功非要自己的发小猴局长判自己进监狱,甚至不顾王文革的威胁。为了从煤矿攫取利益,蔡成功不惜向民间高利贷求援,在银行过桥贷款失败之后,蔡成功已经资不抵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蜕化成一个混不吝,想逃避债主追杀,进监狱。
  
  在监狱,虽然失去了部分自由,但是命倒是保住了。出了监狱,要是遇到偏执个性的债主,那蔡成功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有可能被砍,有可能被捅,反正是前途未卜。
  
  现实生活里,有没有蔡成功这样的人呢?
  
  真的是有的。
  
  有些老赖明明有偿还能力,却耍尽手段欠钱不还,老赖们的花招很多,典型的有钱不还:
  
  浙江省湖州“老赖”沈某欠着别人的货款不还,官司败诉后同样和法官玩“捉迷藏”。对于法院上门执行,沈某能拖则拖,拖不过就躲,躲不过就另立账户,把资产转移到亲戚名下,甚至还以买保险的形式躲避债务。
  
  济南市平阴县一名“老赖”欠款不还,却将自己的钱存入年幼的儿子名下。
  
  为了躲避执行,浙江省宁波市北仑一“老赖”使尽浑身解数,先是无中生有“借”巨款,败露后用缓兵之计脱身,并离婚转移财产,把钱藏在前妻的银行卡里……
  
  信贷员王若说道:“辛辛苦苦做成一单,就因为老赖不还钱,血汗钱打了水漂,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养家糊口的人,老赖实在可恨。”
  
  老赖们不仅有钱不还,甚至还通过各种措施来整垮平台,达到他们永不还钱的目的。
  
  自从2016年P2P平台整治开始,有无数的平台因为各种原因倒下了,这其中不乏“老赖”的身影。
  
  据此前媒体报道,某P2P平台的一个借款人专门出资雇佣写手,到金融办、公安局恶意举报,上第三方论坛进行所谓的曝光,使得该平台的声誉及投资人的信心受到了影响。
  
  “在P2P平台上借到钱的老赖在偷笑,因为他们梦想着平台负责人都抓起来后,他们借的钱就可以不还了。”
  
  借款人的诚信很重要,放肆的风就指出,就P2P网贷行业来说,只要不是骗子P2P平台,最大的问题是借款人没有诚信。
  
  羊毛党与平台的“相爱相杀”
  
  “羊毛党”指的是活跃在各互联网金融平台上,专门参加此类优惠活动,以此赚取小额奖励的投资者。事实上,“羊毛党”不仅是一种现象,而且成为了一项职业,伴随着互联网烧钱的行为而诞生,钱烧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2007年网贷开始崛起,超高的回报率吸引“羊毛党”们从各个行业纷至沓来,为了能攫取利益。“羊毛党”们不惜采购更加专业的设备、补脑更专业的金融知识。如今他们已经从游兵散将走向行业化、专业化。他们擅长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十年间,网贷羊毛界名人风起云涌,出现的土包子、墨墨、网贷民工、大勇、老怪、波哥、通哥等一众大咖。他们凭借当刷手、推荐台子、做羊毛网站,月入百万。渐渐地,他们这样一群“娃娃兵”也成为在薅羊毛领域有一些地位的头头。
  
  羊毛界流传这样的一个段子:据称当时X信理财主动致电给墨墨,求放过,当时网信理财撒红包,在短短的24小时内,有的超级羊头获利超过10万+,其中就有墨墨的身影。
  
  羊毛党这个团体在过去赚的盆满钵满,但随着各种项目逾期、平台跑路事件的发生,其实他们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妙资金融雷了!网站异常,客服电话打不进了。”羊毛党纷纷奔走相告,一时间哀鸿遍野。
  
  万万没想到,9年老平台、银行存管即将对接的主动合规平台,就这么雷了。
  
  一位资深羊毛党表示:“越往后,羊毛就越不好撸,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2017年是行业整改的一年,在这近一年时期内很多经受不住压力的平台,要么爆雷跑路,要么停业,迄今已有近200家平台停业。
  
  而在部分死亡的平台中,羊毛党们损失惨重。有不少羊毛党前几年苦心经营的所有积蓄,在一夜之间挥发殆尽。
  
  最近妙资金融发生的暴雷事件,就让许多资深羊毛党都在上头翻了船。
  
  内鬼猖獗何时休
  
  内鬼,就是潜伏在己方人员内部,并且为敌对势力提供情报,消息,资源的敌对阵营的特务人员。内鬼是通常人们对技术间谍,军事间谍,等等类似干此工作,笼统称为间谍,详见信息同间谍。网贷行业的内鬼多指为了个人利益而出卖平台、公司利益的从业者。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网贷平台的内鬼们往往从事着双赢或者多赢的生意,例如在市场渠道投放领域:内鬼,往往是指能够拍板用哪个渠道不用哪个渠道的决策者,一般为运营总监或者专员之类。这些“鬼”们,一面拿着网贷平台的工资,一面从所薅得的利润中分一杯羹,可谓双赢。
  
  此外,网贷行业的内外勾结、骗贷犯罪也屡屡发生。X信、X金所都纷纷曝出内部员工诈骗的消息。
  
  2015年,X信财富绍兴分公司接到一些投资人询问,称无法与前X信财富绍兴分公司销售蒋坚强取得联系。而X信财富对此回应称,此前蒋坚强因旷工数日,已被X信财富绍兴分公司开除。
  
  获悉情况后,X信随即向绍兴警方报案。通过立案侦查后,绍兴警方认定蒋坚强涉嫌个人诈骗。据了解,蒋坚强失联,涉及诈骗25个受害投资人、涉案金额600万。蒋坚强蓄意欺诈投资人资金,给X信财富也带来巨大损失。
  
  内部员工诈骗,层层失守的环节,“灯下黑”的猖獗,引发我们对人性的深思。“内鬼”侵犯个人信息现象频发,行业“内鬼”让人防不胜防,当事人职业道德缺失,掉入了人性贪婪的漩涡。
  
  近年来,网贷平台的运营部门、风控稽核中心和财富管理中心屡屡成为“内鬼猖獗”的重灾区。
  
  对此,笔者认为,在平台内部对于“内鬼”并没有太多有效的办法,基本上靠道德约束。虽然公司有一些制度约束,比如设定权限、定期复核等,但相关业务主管或统计人员仍可以以权谋私。此外,一些公司高层碍于情面,不愿家丑外扬,激发舆论抨击。即使发生了内鬼作恶的事件,也大多采取内部解决的方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导致内鬼愈发有恃无恐。
  
  互联网金融的本意,是对传统金融的颠覆与出清,改良和再造金融服务,为新经济输血。如果说网贷行业最终变异到一场“利己者的肆虐和狂欢”,变异成一场金融市场短视之徒的“饕餮盛宴”,那对我们整个金融行业的未来,都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并非危言耸听!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或作者投稿,不代表594站长网观点。
    论坛杂谈新帖推荐